я дурак!

=ICE
cp:雷安,瑞金,盾冬,锤基,贱虫……
是个写文的,有时不务正业画画
多多关照

用彩纸×2+机器人做成的假的罗德烈

【雷安】还不是因为太喜欢你了(1)

坑中坑

其实我是不想开车的,因为一我没有驾照,二我想发小甜饼恩对

ready?go~!

      “下雪了呢…”安迷修正站在讲台上擦黑板,“北京难得的雪呢……”说完,板擦一撂,拎上书包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安迷修突然想起了什么,便快步向高一(二)班跑去。

    刚跑到门口,就看到雷狮坐在讲台的椅子上刷着手机。安迷修想了想,还是敲了敲门才进去。由于是晚自习时间,班上没有老师,同学们就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会长大人吗?安迷修你是高二的吧,怎么来我们高一了呢?”雷狮转过头,对安迷修笑道。之间他拿起书包,拉着安迷修就跑了。

    安迷修哪是体育棍儿啊,没跑几下就累得气喘吁吁的,他有点儿气:“雷狮,你逃晚自习就逃,我不拦你。可我是来……”“知道,给我补习来的。”“那你还……!”安迷修话还没说完,就被雷狮一记吻给把下文吞到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雷狮!”安迷修脸一下就红了,“你……你干什么!”“你知道的”雷狮嘿嘿一笑,朝安迷修眨了眨眼后,接着继续拉着安迷修跑,一直跑到安迷修住的小区里。

    安迷修甩开雷狮的手:“就不能让在下歇歇…哈…累死了……”跑了这么长时间,雷狮也累了,一下躺在雪地上,头巾被风吹得飘了起来:“咳咳…·安迷修,咱上去吧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又歇了一会儿,爷俩儿才骂骂咧咧地从地上爬起来,还互相抱怨“你跑那么快干嘛?”“还不是你太文弱啊?”

    进了电梯,安迷修轻摁了下“5”,随后边找钥匙边和雷狮说话:“欸恶党。”“咋的,有话说有屁放。”“今天补哪科来着?”“今天补语文吧?”“应该吧。”······

    安迷修打开了门,换了双鞋,就小跑着进了他自己的房间。他坐在椅子上,拿出笔记本电脑,打开了一个文件夹,这时雷狮走了过来,看了看安迷修,又看了看电脑,小声bb:“安迷修你是不是在看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但我们安哥耳朵可好使着呢:“滚!”

    “成吧成吧,”雷狮在安迷修身旁坐了下来,“开始讲吧,安迷修sensei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教学用幻灯片,也不知安迷修是从哪里整来的。他轻咳一声开始读题:“请问雷狮同学,陈述句怎样变成转述句······雷···雷狮!”就在安迷修转头的一瞬间,雷狮突然往前一凑,一下撞上了安迷修的头。

    “疼死了!”“傻子骑士我不疼啊!”“我知道你疼,但是我也疼啊!”

    安迷修看了看雷狮的额头,有点红,便起身去卫生间拿了一卷纱布、一瓶碘伏和几根棉签,然后给雷狮上药:“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,我会······”“会心疼?”

    安迷修小声应了一声:“嗯···嗯。”

    tbc 


【瑞金】可能是太喜欢你了吧(1)

第一次写文,大家多多关照啊!   

后续会有车的,真的

那么,开始——

 北京下雪了。

    一月的晚上八点非常冷,但还是有一些“勇士”在这“三九天”里吃雪糕。我们的格瑞就是就是其中之一。他趁着晚自习跑出去,打算吃完雪糕就去找金回家。毕竟他全校第二的成绩也不用努力学习。

    在格瑞排队买雪糕的时候,有人给他打了个电话。格瑞掏出手机一看:是金?!格瑞心想:这个时候金不应该在晚自习埋头苦读吗?怎么会给他打电话呢?

    带着疑问格瑞接通了电话:“喂,格瑞,”还没等格瑞开口,在另一头的金边先开口了,“我知道现在挺晚的了,但…”少年欲言又止,格瑞开口道:“怎么了?”“那…那个……你现在在哪?我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格瑞有点儿懵,自家发小向来都是有话直说,怎么突然学会绕圈子了:“别,外面下雪呢,你现在出来会感冒的,”金壮了壮胆:“没…没事的格瑞!我不会感冒的!”

    格瑞轻笑,顺手拿了雪糕并付了账:“每次都这么说,每次都被打脸,你姐姐秋也不容易,每次还都是我来照顾你……”“不…不管!你告诉我就是了!”

    格瑞吃着雪糕,心里想:好好好,怕了你了。

    “学校附近的甜品店。”刚说完,金就挂了电话,他立马穿上衣服,收拾好书包,从教室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金边跑边念叨:“格瑞,我一定要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金可能还不知道,离金不到50米的甜品店外,格瑞吃着雪糕,含着笑说:“那笨蛋,肯定不知道吧……”

    在金跑得马上要筋疲力尽的时候,他看到了格瑞:“格瑞!”格瑞被这一叫打回了现实,仔细一看,金来了。

    金小跑着“挪”到了格瑞身边,格瑞上去就拉着金的手开始向家跑去。这下换金懵了。他费劲巴拉地向凯利请教如何向格瑞表白。现在却被格瑞拉着向家跑……?这好像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大概十分钟左右吧,格瑞拉着金到了家门口。金累得躺在地上,全然不顾地上的积雪。格瑞轻轻地把金拉起来,把金压在墙上:

    “金,我···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金绽开一个笑脸,小脸冻得泛白,却带有些许红光:

    “欸嘿···格瑞,我也喜欢你!”

    -TBC-